手机端
当前位置:看网站 > 吹牛趣事 >

不吹牛讲一个才经历过的故事

吹牛讲一个才经历过的故事:上一周基本是在医院理疗室度过的,自认为见识过很多奇怪的人事的我,竟感觉到自己功力尚浅。事情的起因是那天那个把牛吹到天上飞的大爷。一天过去,没想到大爷身边竟多了一圈人,聚众吹牛。我一看,这能忍。于是在理疗室的等候沙发上占了块地,全程保持闭目养神,嘴角微翘的世外高人姿势,睡觉。于是照例由大爷先开头,这天已讲到他出国的大儿子被外交部挖走了,并准备把他老人家接出国孝敬。但由于他生长在天朝上国,不屑于黄毛蛮夷茹毛饮血的习惯,愣是要留在祖国发挥余热。这段话深深触动了他身边一位皮肤黝黑中年男子的神经。只听他缓缓开口,说,【我,我当年,十岁的时,时候,也是差点,要去那个,澳,澳大利亚的。】一字不差。顺便一提据他所说他老婆是个事业单位临时工但是是个领导手下一帮正式工我觉得可能是我孤陋寡闻。然后我悄悄睁眼,看见这位叔叔手抚着脖子上的金链子,表情深沉道——当年,大概八十年代,我舅舅一个国内基因工程的顶尖科学家,被国内通缉。后来有次回国,护照被扣,出不去了,还是美国的FBI派出特工营救他,一路跑到香港,才悄悄跑出国。本来是要接我一起去的澳大利亚,后来,哎。。你别哎啊后来到底咋啦还有不是美国么送去澳洲是干嘛做慈善吗!?还有你舅到底哪国人干了什么国内通缉他他还真就跑了!?真是强迫症如我感觉快要死了。于是我缓缓睁开眼,表情严肃地坐直正想要开口,只听见——“哎那个颈椎不好的小姑娘你去三号床。”

不吹牛讲一个才经历过的故事
分享至:

相关阅读